1. 我要代购首页
  2. 新闻资讯

中国正在催生一批高学历穷人

有一个段子是这样说的,“三千块你雇不到一个农民工,只能雇一个大学生”。扣除三十岁以前的人口学历,只看新世代学历水平,“人均大学生”真是毫不夸张。有多少人能突出重围,成为“金领”?希望蓝领崛起的新闻,能多给沉迷学历的人带来刺痛。改革开放四十年

有一个段子是这样说的,“三千块你雇不到一个农民工,只能雇一个大学生”。

扣除三十岁以前的人口学历,只看新世代学历水平,“人均大学生”真是毫不夸张。

有多少人能突出重围,成为“金领”?希望蓝领崛起的新闻,能多给沉迷学历的人带来刺痛。

中国正在催生一批高学历穷人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贬值最快的除了通货膨胀下的钞票,还有什么?大概是大学学历。

高校猛烈扩招,大学生遍地都是。昔日金贵的本科生已经毫不值钱,硕士生才是职场起步;大量博士找不到工作,海归也没有了往昔的派头。

虽说“本科生不足人口5%”的梗广泛流传,扣除三十岁以前的人口学历,只看新世代学历水平,“人均大学生”真是毫不夸张。

中国正在催生一批高学历穷人
1977年,大学录取率仅有5%,此后录取率逐年增长
从国家进程看,中国高校扩张可以说非常幸运,因为它赶上知识经济爆发的时代。

大量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走出学校,涌入工程机械、制造、技术、互联网等行业,知识经济成果迅速普及应用,几乎所有行业在人才资源推动下,迅速更新换代。受有高等教育的年轻人,拉动着全社会快速往前跑。

不过,也有不少学生成了高校扩张牺牲品。他们所受的教育要么过时,要么扩招过猛,相关专业的学生太多,基本没有市场需求。

很多专业都获过“最无用”头衔,比如工商管理、法学、汉语言文学等等(当然,包括笔者就读的新闻学)。当然,这些专业是否如此不济,见仁见智,但很多专业难找工作确是事实。

这些就业前景茫然的专业里,除了少数毕业生凭着名校加持如鱼得水,大部分普校学生走出校门,在市场转一圈都会发现:自己所学基本无用,市场要的基本不会,自己别无所长。被社会毒打的痛苦,是他们都有的人生体验。

幸运的是,中国经济蓬勃发展,大量公司涌现,给了他们人生进阶的机会——成为白领。

中国正在催生一批高学历穷人

西方社会把无需从事体力劳动的的职场人士通称作白领,中国的白领含义比西方微妙:高管通常称“金领”,不修边幅的技术人员通常称“码农”;白领穿戴较为体面,在格子间久坐,在楼层间穿梭,忙忙忙碌的样子。

白领们平时忙什么?通常是两类工作:协助生产,比如财务、会计、法律、公关等;辅助管理,比如人事、行政、审计、企业文化等。

中国正在催生一批高学历穷人
白领不在一线真正的生产部门,不直接创造财富;他们有些看似必不可少,有些似乎又是多余。

相比生产部门根据市场需求确立规模,白领阶层更强调“向上”和“精细”管理,凸显自身价值。

管理者会新增管理岗位,配置助手或秘书,还要防止其舞弊就得有审计,审计也需管理团队;管理者膨胀,衍生出对管理者服务的部门。

白领们容易假装忙碌,因为他们大部分工作量并无意义——正如政府部门的文山会海,企业也很容易滋生文牍主义,将大量时间花费在公文、表格和PPT里。

当然,我不是说制造白领的现代企业制度有错。企业确实需要白领,组织也需要润滑。但这些岗位所需的技术水平不高,相关的求职者太多了。谁都能做的工作,注定白领的无足轻重。

白领的薪水是不高,但如果不是谋这样的职位,他们只能走出办公楼,从事体力劳动,成为他们嫌弃的蓝领阶层。其实,近几年蓝领收入水平正不断提高,已经追上或超过白领。

中国正在催生一批高学历穷人

最近几年,中国人热烈讨论的“蓝领收入超过白领”,在西方国家早就习以为常。

西方国家高等教育入学率很高,每年持续输出大量“工商文理艺术”人才,市场真正需要的却是机器操作工、建筑工、修理工。

大量在职场找不到工作的人,投身蓝领市场,勤加训练,拥有一门好手艺,很容易就有超过白领的收入。蓝领收入高,缘于他们的稀缺。

中国正在催生一批高学历穷人
中国城市的泥瓦工、修理工、按摩师、厨师、月嫂,这些蓝领的工资基本都超过普通小白领。就连很多基础的搬运工作,也能达到一天两三百的收入——他们经常月收入达到七八千,超过很多白领水平。

有一个段子是这样说的,“三千块你雇不到一个农民工,只能雇一个大学生”。吴晓波在跨年演讲时表示,1978年到2019年,中国蓝领工人的年薪资收入增长了150倍。这个增长幅度,大大超过白领的收入增长水平。

互联网平台兴起之后,网约车司机、送餐员等兴起。他们都凭自己的劳动手艺吃饭,是真正帮助平台创造财富的主体,并且相对稀缺,因此是最被重视笼统的群体——类似于传统工厂对熟练工的倚赖。

在平台经济兴起早期,网约车司机和送餐员都可以拿到让人羡慕的高工资。即便市场稳固,由于竞争存在,平台也要给予他们有竞争力的收入水平。

在这过程中,教育发挥什么作用?几乎没有。蓝领的收入水平不由学历决定,市场才是真正发挥作用的人。据美团外卖统计,全平台超过七万多硕士学历骑手,十六万本科学历骑手。

中国正在催生一批高学历穷人
他们的收入水平必定超过不少同等学历的白领。据2019年一份统计,北京和上海的外卖骑手平均月薪超过了万元,远超这两个城市的平均工资水平。

中国正在催生一批高学历穷人

从白领供给看,当代大学还在源源不断生产没有市场需求的大学生,学历通胀在继续。相应体面的白领岗位没有随之增加。很多大学生为生存所迫从事蓝领工作,是大势所趋。


市场给低学历者提供了勤劳致富的楼梯——从这个意义说,那些创造大量蓝领岗位的互联网平台,非常伟大。他们打破了阶层固化,缩小了贫富差距。

除了人们常见的、数量庞大的快递员和外卖骑手,城市里还有短劳、代驾、育儿嫂、沐足工、维修工、装修工、管道工等。西方国家所有蓝领岗位都能在平台找到。

我经常浏览各类平台,能看到很多新奇的蓝领职业:通乳师(这个算常见)、收纳师、篮球教练、周末活动组织者。

中国正在催生一批高学历穷人

只要市场有需求,岗位就会涌现。他们无需在中介市场排队,而是忙碌的自由职业者。互联网正在给蓝领提供前所未有的广阔空间。

白领空心化是高等教育膨胀和僵化的结果,而蓝领崛起是市场对教育资源错配的纠正。教育界必将有所反应。重视基础教育和职业培训,将是未来的方向。

对此高等教育学府反应太慢,以培训机构和付费知识为代表的民间教育,早已热潮兴起。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蓝领超过白领的时间不长。很多人还对“成为白领”有很深的沉迷,他们将自己的收入不高,归结为学历不高,于是花费时间金钱,想使自己变成“金领”。

但公司里的岗位总是有限,高学历的人越来越多,这是一场没有尽头的军备竞赛。有多少人能突出重围,成为“金领”?希望蓝领崛起的新闻,能多给他们带来刺痛。
版权声明:本内容部分来源于网络,感谢原作者辛苦的创作,转载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处理!

本文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处理:xpzgr@qq.com

本站作为开放的资讯分享平台,所有观点仅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绝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本文链接:http://www.51daigoo.com/1564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xpzgr@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