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要代购首页
  2. 新闻资讯

“我,56岁,可算离家出走啦!”

最近有一篇文章火了。56岁,女性,一人一车,自驾游。这个设定,怎么看怎么像电视台出的挑战节目。讲道理,到了这个年纪,别说出门旅游了,下楼买菜时间久了家人都会担心。然而这样的阿姨不仅是真实存在的,而且她的故事,你可能会觉得似曾相识。她的旅游,

最近有一篇文章火了。

“我,56岁,可算离家出走啦!”

56岁,女性,一人一车,自驾游。

这个设定,怎么看怎么像电视台出的挑战节目。

讲道理,到了这个年纪,别说出门旅游了,下楼买菜时间久了家人都会担心。

然而这样的阿姨不仅是真实存在的,而且她的故事,你可能会觉得似曾相识。


她的旅游,不如说是“逃跑”,为了逃开她供养了30多年的家庭与婚姻。

今天就带你来认识一下这位个人版《末路狂花》主角——

她叫苏敏。

“我,56岁,可算离家出走啦!”

蓄谋一年的“逃离”

现在苏敏的车已经开到了云南,没有具体的计划,也没有目的地。

如果说一定有一个目标的话,那就是享受自由。

不知道去哪儿,那就往南方开,因为自己喜欢暖和的地方。

“我,56岁,可算离家出走啦!”

说着去成都,转身就去了小浪底,没有别的原因,就因为自己想转转。

困了,就上车顶的帐篷睡觉,这里没有小外孙的吵闹,一睁眼是满眼的星光。

饿了,就做一道自己最爱吃的炒辣椒,不必妥协丈夫的口味。

“我,56岁,可算离家出走啦!”

大石榴,小吃街,外面的世界在她眼里都那么新鲜。

只要是自己想去的地方,哪怕只是停车场都看着那么顺眼。

“我,56岁,可算离家出走啦!”

这日子就一个字:爽。

有一次车开上秦岭的山路,路又绕又陡,驾龄十几年的老司机看了都怕。

苏敏却举着手机拍起了视频,说大家看,这里景色很美。背景音乐配的就是《蓝莲花》。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自由的向往。”

毕竟,她被隔在自由的反面太久了。

在家时苏敏不敢说话,因为丈夫总会讽刺她。

不敢参加同学会,因为丈夫会突然推门而入,当众羞辱她是神经病。

操劳了一天想看一会儿电视剧,那也得等丈夫回房睡觉才能看。

就算是夫妻共用的车,苏敏多开一会儿也要赶紧把油钱转给丈夫。

苏敏不是没想过离婚,说起自己的婚姻,苏敏提到最多的一个字“忍”。

婚后丈夫对自己不好,为了孩子,忍了。


孩子长大了,为了不影响孩子找对象,忍了。


孩子婚后,为了照顾孙子,又忍了。

“我,56岁,可算离家出走啦!”

苏敏一边操持家务,自己还在外工作赚钱,为了女儿活,为了丈夫活。

就算这样,还要担惊受怕,不知什么时候丈夫会生气发火,动手打她。

她也想过反抗丈夫。

有一次手里的凳子都举起来了,她又忍住了。

丈夫对她却没有留一点点情,反手拿起凳子,重重地打在苏敏身上。

还好,这次她逃出来了。

这一次“出逃”,苏敏一直录视频记录发在自己的账号上。

最开始在镜头前面,苏敏看起来有些木木的,只是看着镜头说话。

在外面旅行久了,苏敏的笑容肉眼可见地增多。

直到在成都,苏敏跟老同学吃过饭,张开手臂在花丛中咧嘴笑了起来。

观众才知道,原来苏敏门牙是有一个缝的。

不知道苏敏的家人会不会也看她的视频。

他们看到视频会不会觉得:那个在家里埋头做家务的女人,原来这么爱笑。



“我,56岁,可算离家出走啦!”

“中年女人,

除了没人疼,身上哪儿都疼。”

点开新闻底下的评论,是一片密密麻麻的“我家也是”。

“我,56岁,可算离家出走啦!”

这个报道,好像轻轻掀起了冰山一角。

据资料统计,60~74岁老年妇女每天平均从事无酬家庭照料劳动的时间是同龄男性的整整两倍。

每条评论背后,都藏着一个自由被禁锢的苏敏。

就像报道里的那句话一样:


“当1960年代出生的普通女性要进入婚姻,某种意义上是一场豪赌,苏敏只是不够幸运罢了。”

她的人生,不过是千万女性各色悲哀的集合。

我们的妈妈都在其中。

朋友小杨看到报道时,还以为是她家的复制粘贴。

什么两人住上下铺,逛街一前一后、天天被挑刺……都一模一样。

她妈妈的一天,是从早上6点半做早餐开始的。

“我,56岁,可算离家出走啦!”

做好后随便扒拉两口,就到了送孩子上学的时候。

下班后要赶紧接孩子买菜,到家气还没喘匀,灶台的火就要先打上。

晚上一边收拾一边监督孩子学习,忙完一抬头,哎呀,时针已经指向11。

第二天,重复的忙碌继续进行。


让人惊讶的是,以上都只能算是基本操作,超人行为更是夸张。


同事安安的二姨每天都早起烧水,给每个人的刷牙杯里倒好调好的温水,在牙刷上挤好牙膏。

每天无论多晚,都会把家里人的衣服全洗了。

“我,56岁,可算离家出走啦!”

但超人,也不是自愿当超人的。

安安还说,二姨的夜晚都是一边哭一边洗的,她也累得受不住,也会想放弃。

但现实对好妻子的要求锁得死死的,让她很难跨出去,心里千斤重只能化作一股委屈:老公为什么不能帮帮我?

帮?好像家务是女性天生应尽的义务,男人做了,就叫“帮”。

帮邻居接个小孩叫“帮”。


帮同事取个快递也叫“帮”。


怎么男人做自己家里的家务,也叫“帮”了?

这样家庭里的男性,通常大部分时间都陷在沙发里。

时间久了,就和沙发渐渐混为一体,一打眼都分不清。

“我,56岁,可算离家出走啦!”

“在黑暗中,他的肉体成为家具,

是这个家的一部分。

她是唯一的活人。”

家具就只是个摆设,一离了女的,马上就生活不能自理。

小杨妈妈有次车祸撞了腿,让老公买菜做饭说不会,结果还得自己拄着拐买菜上灶台。

轻伤重伤,都下不了火线。

最近,网红全职奶爸小强离婚了。

“我,56岁,可算离家出走啦!”

去年还在网上风风火火带娃看家,今年就受不了想逃出来。

问为什么,他说:“生活被柴米油盐的琐碎侵蚀了,只剩下一地鸡毛。”

但他受不了的这种生活,女性却容忍了整个历史。

还有每个中年女性都要经历的更年期。

潮热、盗汗、焦虑、沮丧和体力的衰退,种种难受都在沉默中被不断漠视。

“中年女人除了没人疼,身上哪都疼。”

我也是看了《请回答1988》里豹子女士的种种症状,才恍然大悟:

妈妈那几年不是精神不正常。

她只是在疼。



“我,56岁,可算离家出走啦!”

妈妈别怕,做自己吧

“60后”妈妈的牺牲,下面这段话或许是最好的注解:

“面对命运,妈妈可以输的,已经通通输光;

可以赢的,都赢了回来。

她把赢到的都给了我,把输了的留给自己。”

每次点开苏敏的视频,我的眼泪就开始打转转。

“我,56岁,可算离家出走啦!”

身体小小,但干脆利落特能干,脸上的纹路,一看就是经历了多年的忍耐。

在路上,苏敏的笑容越来越多,声音也越来越轻快,心里的淤气好像都被风吹散开。

真好。

报道里说,苏敏的女婿让她年前一定要回家过年。

这么一算,距离回到现实的时间,其实已经所剩无几了。

但我觉得,就算苏敏再次回到了宿命,再次回到那个灶台前,那个她也已经不同了。

已经找到的自己,是不会丢了的。

“我,56岁,可算离家出走啦!”

点开评论区,里面有不少这样的期望:“我妈也能像您这样就好了。”

我也特别希望我妈可以像苏敏这样。

我离开家上大学和工作后,妈妈也常常和老姐妹出去玩。

一次饭后,我妈的朋友神神秘秘地给我递了个视频,我一点开,是我妈的醉酒记录。

在云南的一个酒店里,我妈裹着花花绿绿的披巾,脸上红扑扑的,跟着动次打次的音乐扭来扭去。

我当时莫名有些不适应。现在想来,原来是妈妈不像妈妈了啊。

但我想说,妈妈不像妈妈时挺可爱的。

年龄大了又怎么样?扮演了大半辈子的妈妈和贤妻,是时候找找自己了。

幸好,勇敢的能量或许比想象中大。

评论区里有鼓励有羡慕,更多的,是远方老姐们松动的勇气。 

“我,56岁,可算离家出走啦!”


勇气激发了勇气,让旧的脚本慢慢被瓦解冲击。

妈妈别怕,做自己吧。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

版权声明:本内容部分来源于网络,感谢原作者辛苦的创作,转载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处理!

本文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处理:xpzgr@qq.com

本站作为开放的资讯分享平台,所有观点仅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绝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本文链接:http://www.51daigoo.com/393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xpzgr@qq.com